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新聞中心>行業動態
                公司動態 行業動態 在線期刊

                老齡化背景下,我國養老信托制度將如何發展? 時間:2019/07/05

                老齡化背景下,我國養老信托制度將如何發展?
                2019-07-05 來源:新華社客戶端 作者:李憲明、方海龍

                一、老齡化背景下的制度需求與供給

                我國正逐漸步入深度老齡化社會,日益加深的老齡化趨勢需要完備的制度加以應對。首先是老年照護、安養。伴隨家庭規模的小型化趨勢,家庭養老的傳統模式難以維系,并逐漸向以機構養老為主轉變,需要發達的養老產業及完善的養老服務對接龐大老年人口的養老需求。其次是老年人資產的保值增值與有效利用。目前我國老年人口持有龐大的存量資產。一方面,這些資產作為重要的生產要素需要通過合適的渠道回流到市場中,促進資源的合理配置;另一方面,通過合理的投資活動獲取更多投資性收益,可以保障老年人生活水平,作為社會保險體系內的養老金必要補充。第三是財富傳承。實現家庭財富合理、有序的代際傳承,是千萬中國家庭的現實需求,也是維護社會秩序、促進社會財富不斷積累的必要前提。

                面對上述老齡化背景下的相關制度需求,目前我國對于老年人安養與財產權益的保護欠缺,對老年人財富管理的制度供給不足。

                在法律層面,與老年人財產管理、權益保護以及財富傳承有關的制度體系主要由《民法總則》《老年人權益保護法》《婚姻法》《繼承法》等構成。這些法規中的代理、監護、繼承等制度為老年人的財產保護和處分提供了基本框架,但由于現行制度安排以家庭養老為主要關切,難以回應當前機構養老在財產管理運作等方面的特殊要求。就公平、有序的財富傳承而言,僅依靠現有的法定繼承與遺囑繼承制度還不能完全實現。同時,對于老年人在金融市場上的投資活動,在法律法規層面對老年投資者相關權益的保護與一般投資者無異。因此,需要通過市場自發力量,借助合理的商業制度安排,有針對性地維護老年人在金融市場的合法權益,增強老年人投資活動的信心,盤活其持有的存量資產,通過實現財富保值增值保障老年人生活水平。

                鑒于機構養老在滿足老年照護、安養需求方面的重要性,政府先后出臺《關于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干意見》(國發〔2013〕35號)、《關于金融支持養老服務業加快發展的指導意見》(銀發〔2016〕65號)等文件,鼓勵社會資本投資于養老服務產業、養老基礎設施,并在用地、規劃、稅收等方面賦予養老機構多項優惠政策。而政策支持之外,更需要養老機構自身具備可持續的盈利模式,不斷吸引社會資本投入。目前養老機構運營問題較多,政府監管存在缺位,老年群體對于養老機構不信任態度較為普遍,老年群體的養老需求與養老機構的服務產品未能充分對接。因此,如能引入第三方機構對養老機構進行監督,并以此為養老機構進行增信,不失為刺激老年人的養老消費,促進行業良性發展的好方法。

                二、金融信托制度應對老齡化社會問題的制度優勢

                為解決養老現實需求、填補現有制度缺陷,運用金融信托制度應對老齡化社會問題是一個有效途徑。信托特有的財產轉移和財產管理功能,能夠滿足老齡化社會存量財富的有效維護與有序傳承的需要,同時,也能解決投資者跨生命周期的養老需求問題。

                第一,專業化資產管理。信托設立后,信托財產權屬由委托人轉移至受托人。在這種制度下,受托人能夠免受外在干擾,有效運用受托財產,充分發揮其財產管理能力,。委托人持有的財產所有權轉換為信托項下的受益權,而養老信托項下的受益權還包括享受養老服務的權益。這一點,是多數以追求財產保值增值為主要目的的商業養老保險、養老理財等養老金融產品所不具備的。另一方面,信托制度能夠保障信托財產管理、運用的的長期與連續性,委托人的意思表示通過信托行為而成為信托目的后,受托人一切對于信托財產的管理運用活動均圍繞該目的展開。而在委托人死亡或行為能力喪失后,委托人此前設定的信托目的將持續下去,具有其他制度所不具備的財產管理的連續性。

                第二,多樣化的養老安排。信托的轉換功能,使養老信托能夠兼顧財富管理與養老服務信托的轉換功能,包括權利人的轉換與財產權的轉換。養老信托的目的在于通過靈活運用委托財產,滿足投資人個性化的養老服務需求,同時實現家族財富的有序傳承。在遵從信托目的的前提下,信托受益權可以連續歸屬于多個受益人,彌補繼承制度的不足,按照委托人意愿實現財富傳承的重要手段。例如日本的遺囑代用信托,該信托由委托人在生前設立,在委托人生前信托財產作為年金的補充性收入用于委托人生活開支,委托人死后則用于喪葬費用及遺屬的生活費用。該信托既是委托人生前通過投資規劃實現財富保值增值的手段,也是委托人死后遺產分配的一種代用方式。且同遺囑相比,其具有財產由專業機構保管與分配,公示性強、分配流程完善的優點。

                第三,養老財產的安全性?!捌飘a隔離功能”是信托制度的獨有優勢,是實現前述盤活存量資產、財產保值增值以及財富傳承功能的基本保障。養老信托設立后,信托財產獨立于委托人的財產,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免于債權追索,是對投資人財產安全的重要保障。老年人是詐騙活動的主要目標人群,近年針對老年群體的“套路貸”案件頻發,通過設立信托可以為維護老年人財產權益豎起防火墻。而養老信托作為受益人獲得穩定持續的收益來源,有利于維系和諧的家庭親情關系,也可以緩沖因委托人經濟變故而給家庭生活帶來的影響。此外,信托財產獨立于受托人的固有財產,且受托人不得將信托財產與其固有財產進行交易,確保了受托人管理運用信托財產活動中的公正性與專業性。

                三、應對老齡化社會問題的金融信托制度建設

                從目前我國運用金融信托制度解決老齡化社會問題的實踐來看,信托的制度優勢并未充分發揮。其原因,首先是現有合格投資者的標準相對較高,養老信托金融產品的市場認可度和發展空間受限;二是信托配套制度不完善,不動產的信托交付仍需繳納高額契稅,導致委托人以不動產設立信托的積極性不高三是信托產品類型單一,投資于養老地產的中短期固定收益類信托占據市場主流,某些養老信托產品將作為投資標的的養老地產的升值作為宣傳賣點,投資人的長期養老需求并未得到真正滿足。

                在目前的條件下,運用信托制度解決我國老齡化社會問題是個系統工程,涉及理念轉變、文化建設、制度完善與政策支持等各方面。其中,與養老信托相關的制度的完善尤為重要。

                第一,建立多樣化的養老信托制度。老年人的民事行為能力不同,對養老信托制度也有不同需求老年人的民事行為能力越強,在處分財產時的自由度越高。對于民事行為能力弱的老年人,需要設置特殊的保護機制。我國養老信托產品一般僅面向具備完全行為能力的老年投資者,需要從改進信托財產管理方式、信托利益分配方式、代理人制度等方面著手,建立覆蓋缺乏民事行為能力的老年投資者的養老信托制度,擴大養老信托的服務范圍。

                日本養老信托一般將受益人分為具備判斷能力的老年人、判斷能力部分喪失的老年人以及喪失判斷能力的老年人,對應設立財產管理信托、任意監護信托與福祉信托。其中,財產管理信托僅面向具備判斷能力的受益人,可由受益人自主決定信托財產處置;任意監護信托則面向前兩種受益人,該信托附有解約限制,并由受益人在判斷能力范圍內選定監護人,同時需由法院選任信托監察人;對于判斷能力喪失的受益人,則只能適用福祉信托,即受益人只享有信托利益,不參與信托決策。這種養老信托的分類幾乎覆蓋所有老年人,便于老年投資者根據自身能力選擇適合自己的信托類型,也使得不同行為能力的老年人都能借助信托制度維護自身權益。

                第二,建立信托監察人制度。在養老信托產品中,老年投資者具有特殊性,需要必要的外部監督機制保護老年人權益。在日本,任意監護信托中由法院選任監護人,針對失能失智老人創設了監護制度支援信托。該信托最大的特點在于,委托人在信托合同的訂立、信托變更及解約等各個環節,均須根據家事法院的《指示書》實施,家事法院在信托的全流程均發揮著關鍵作用,以此實現對被監護人的權益保護。

                目前我國養老信托一般不涉及監護人制度,在信托設立后發生委托人喪失民事行為能力的情形時,缺乏應對機制。某些家族信托產品中設有信托保護人,但信托保護人多為受益人親屬,在該親屬與受益人存在財產糾紛的情況下,不利于受益人合法權益的保護。因此,養老信托增設信托監察人制度,鼓勵投資者在信托設立時即指定信托監察人,且信托監察人應由公正中立的外部第三方機構擔任,在特定情形下由信托監察人代為行使對受托人的監督權和信托事務的決策權,充分維護受益人的合法權益。

                第三,完善養老信托配套制度。我國老年人的資產持有結構以不動產等非資金資產為主,現有的資金信托制度無法滿足養老信托活動的需要。以股權、不動產、收益權、知識產權等類型的財產或財產權作為養老信托的標的財產需要完善信托過戶制度和信托財產登記制度,明確信托財產的權屬及性質,保證交易安全。

                在養老信托活動中,可能產生增值稅、所得稅、契稅等各項稅費。由于信托活動結構的特殊性,現行稅收制度中,某些情況下會增加人們的稅收附擔。為推動養老信托的發展,鼓勵人們運用信托制度化解老齡化社會難題,應當對養老信托市場制定稅收優惠政策,明確可享受稅收優惠的信托種類及其優惠幅度,或者至少不增加信托活動的稅負,使養老信托具備經濟可行性。

                (作者李憲明、方海龍系中國信托業協會專家理事、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律師)


                快乐飞艇开奖网站